加班曲

剛加入公司不久,就覺得我們公司有個不知道是好還是不好的氛圍。大家好像都約好似的,可以把加班加得好像當家常便飯一樣,稀鬆平常得明明下班時間已到,大家 都還好整以暇的盯著電腦,手指飛快舞著,好像沒看到時針已經準確指向六點鐘。各個部門間好像都在暗自較勁,是我加班比較長時間還是你留比較晚,難道留最晚 那個年底可以抱大獎回家?

尤其是部門經理和主管級人員(這裏其實點名是我家部門),幾乎可以一個禮拜五天幾乎四天都是加班到沒日沒夜,甚至星期六不上班也跑回來加班,要不然是早早就 回家,以為終於學乖,苦海無涯,回頭是岸了。殊不知眼角飄去隔壁桌上,沒關的電腦螢幕是見鬼的滑鼠自己動起來,在螢幕上龍飛鳳舞的滑動,差點沒有嚇死以為 自己真的時運低見鬼了,隔天來問才知道隔桌主管同事是早回家遠端操控,繼續做牛做馬。

所以,害我剛上班不久的時候,看我頂頭老闆加班加得那麼勤,還默默心裡以為老闆是早年喪妻離婚一族沒有家庭負擔的,直到某天接到老闆的太太來電才驚覺誤會那麼大。

身為老闆的秘書,漸漸的我也不小心踩入這個行列,最近順勢加班的機率越來越高,幾乎每天都會多留一兩小時是小菜一碟,甚至還試過老闆已經莎唷哪啦,我還默默點著滑鼠道再見,或是乾脆已經拼搏到最後一分鐘,跟老闆一起夜半無人的下班。

 

大不敬的嗯?

剛從韓國回來的時候,遇到朋友見面打招呼,都會有點手腳扭頭擺身的四不像不自然。習慣在韓國見面,不管是熟人朋友都會自然的就低頭彎身的安唷哈歇唷說聲好,視為整套動作,回來後,打招呼的時候頭已經微低腰已經半屈,才發現不對路,急忙轉彎改回來。

好幾個月後,好不容易改回來,上班初期和老闆見面打招呼沒有行那麼大禮數,都是道早說再見就結束。不知道是我們公司特別還是新加坡公司都走這套親民政策,我們公司職員上至下,只除了大股生夫妻兩人是安份的稱呼,其餘所有的人我們都是直呼對方的名字,連稱謂都完全不喊。

就我頂頭上司來說,按理來說,他是經理級,而且歲數不小,於情於理都應該喊名字加個經理稱號,但是我們部門上下完全都是直呼他英文名字,對於其他部門經理也依樣畫葫蘆,都喊名字,甚至太子女都照版喊名字,完全大大的不敬。

最近上班時間久後,稍微混熟了,有時候到老闆的房間,不自覺的呼喚老闆名字都會拉著尾音,啊~是有那麼熟就是了?(拖出去秋後立斬)

甚至,有時候太全神貫注看文件或盯著電腦看,頂頭上司經過來到跟前呼喚,都會不自覺得就『嗯?~』拉個音來回應,而且有好幾次還是那種漫不盡心的,慢條斯理 抬頭轉眼一邊『嗯?~』拉長尾音的對上老闆的呼喚,一副昏君『有事啟奏,無事退朝』的慵懶應酬樣子,往往驚覺對方是老闆已經來不及了(是直接拖出去斬了吧)如果換作其他同事真的沒在怕的啦。

所以,最近都常常阿彌陀佛保佑,老闆就高抬貴手動動玉手按一按分機把我呼喚進去吧,千萬不要紆尊降貴在小秘書一心一意努力萬分投入心血在工作的時候來跟前身後呼喚了啊,心血經不起嚇,頭也不夠斬的說。

 

 午餐的詛咒

不知道我們家大老闆是存心靠害還是真心一片體恤下屬(也是等新加坡人力部頒發最佳模範老闆獎),體恤我們辦公大樓位在一個小型辦公樓區,四眼望去都是同樣的棟棟辦公室,而養活肚子的民生食堂卻只有那一百零一間,而且還在千里之外,來回步行差不多都去了四分一的午餐時間,更別說因為那一百零一間,附近凡是要吃飽肚子的都湧來這裡,是僧多粥少啊的情況。

所以,偉大英明的大老闆於是就提供我們午餐任吃,每天都有專人提供飯菜,一人提供一飯盒,天天不同菜色,天天吃天天好歡樂。喔耶,不用再人擠人,不用再日曬雨淋,大老闆是好比再生父母的歌頌。

只是,當日子過得太逍遙,潛在的危機往往都看不見,直到某天突然發現,啊,屁股上腰圍左側下方什麼時候暗暗多了一團肥膏,鬆散散的;原本已經雙下巴儘現的臉頰最近又豐腴不少,才驚覺代誌大條了。

每天上班八小時都坐著,中午午餐時間還有專人配送,屁股是都不用移開椅子,肥膏是不聚才怪啊!這時候,只能說老闆你的佛心都長成我的肥膏去了。該怨誰呢?

 

 

【Wine Time】

大股生 = 我公司大老闆是也,還有另一個小股生,顧名思義股份較少的大老闆。而文中出現老闆/頂頭上司就是小秘書任職的部門經理,但都直接叫老闆。

 

 

    文章標籤

    新加坡 上班 加班

    全站熱搜

    theorang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