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jpg  

我終於了解為什麼老人家們都很喜歡說當年勇,話當年事,以前的事可以拿出來說嘴說個幾百萬次都不膩。我想,是因為這樣做才可以讓那些回憶記憶保存得更有價值,因為迫不及待的想分享。

美好的記憶最大的價值不是留存在心裡腦海裡久久,深刻到每天可以在腦海回放幾十遍;而是,越是美好的回憶,越是讓人想要全部分享而出,把那些美好回憶就算實用寫的畫的說的唱的跳的,都想很用力的分享出去,感覺這樣做才是最值得。

離開韓國並沒有很長的時間,但我發現竟然出奇的想念那裡的生活,街道,人們,建築,咖啡,食物,甚至是寒冷的天氣。

一直以為那些在韓國生活的日子,一些雞毛蒜皮小事很容易很快就會淡忘,可是當開始回想,才發現,天啊,原來這些哪些,好多以為都會忘了的事情都全部咻的彈出來,原來都還沒忘記啊,甚至就連韓國留學的起步,痛苦的機場二十四小時記憶都隱約記得很清楚。

還很清楚記得,那一個機場上演的二十四小時,根本就是我此生的一大搭機噩夢。就算現在去回想,也很不可思議我竟然熬過了。老天也待我不薄,知道我心裡無時無刻都在期待新生活新體驗,就在起步階段就給我來個大挑戰。

回想起,我都不禁懷疑當時的我到底是怎麼撐過,沒有當落跑縮頭龜?

有一套有名的美劇叫《24 Hours》(二十四小時),在去韓國前還在喀這套劇,沒想到不久之後我也來真實上演了一場。

去韓國的機票,是選擇了晚上的泰航,而且還是那種需要夜半到曼谷轉機的機票。沒記錯是晚上九點吉隆坡KLIA國際機場上機到曼谷轉機,搭十一點的飛機飛韓國,到首爾是當地時間六點左右吧。

非常印象深刻的,為了這段韓國旅程,我在機場裡飛機上當了二十四小時的行者。

從早上七點多踏出門,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十點我才踏入韓國的住所。這二十幾個小時期間,差點沒有把我折騰到死。

當時行程規畫是,為了避免推著行李舟車勞頓北上KLIA國際機場,我決定一大早就搭八點多的早班飛機從南部飛到中部,在那裏不斷溜達打混,終於還是在早上十一點多就到了KLIA國際機場。到這裡才只是開始啊,距離晚上上機大概還有十幾個小時啊!

該怎麼去耗如何去耗,問題終於來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在這二十幾個小時裡,我始終頂著個大素顏,笨拙的黑框眼鏡,到後來抵達韓國根本是蓬頭垢面的,成為我此生一大屈辱。

如果可以給我重選,哪怕是眼睛會瞎了皮膚會長時間被化妝品侵蝕搭飛機會不方便等理由,我當時也是會選擇戴上隱形眼鏡畫個亮妝再開始這段旅程。(如果當時有好好整裝,至少接下來的二十幾個小時也會帶來一點愉悅的心情啊,照鏡子看看自己心情也爽,也不至於心情指數完全跌到谷底)

人要衣裝,佛要金裝,衣著上已經給我大鬱悶到極點,結果還要我在機場裡耗個大半天。

當在KLIA機場已經重複走了八百遍後(而且還是不斷推著我的行李箱一起走),驚覺時間原來才不過走了三小時,而這期間來救贖我兼送機的好友也還一直遲遲未到,我真差點想臨陣脫逃了。

或許這段機場二十四小時真人版,雖充滿哀怨和鬱悶,但好友不辭辛苦的來送機兼當陪客解悶還是整段故事的一個大暖點,真心感謝啊我的朋友!

結果是,當機場再怎麼遼闊再怎麼大,我都已經再繼續不了國際機場走九遍那套了,於是就拿出筆電,開始輪轉在機場找尋插頭和網路上線,走停找上(走路/停下/找插頭網路/上網),我幾乎後來就是以這樣的模式撐到晚上上機。

 

(待續)

 

 

    文章標籤

    韓國 首爾 泰航

    全站熱搜

    theorang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